申博斗牛 > 文化 > 文化 > 正文

利来国际现金网网站:洗牌年代

申博斗牛 www.5889msc.com 核心提示: 《洗牌年代》是作家金宇澄散文经典,二十八篇散文构筑出繁花似锦的景观意象:往来变幻的人与场景,老上海原腔原调的市井日常,东北农场的冷冽传奇,手工器物的工笔描摹……

茅盾文学奖得主金宇澄的散文经典 《繁花》的素材本,一万个好故事于此萌发 全新增订版,亲笔手绘插画43幅, 王家卫、张大春、马家辉联袂推荐

洗牌年代 

金宇澄 著 

内容简介

上海是一块海绵,吸收干净,像所有回忆,并未发生过一样。

《洗牌年代》是作家金宇澄散文经典,二十八篇散文构筑出繁花似锦的景观意象:往来变幻的人与场景,老上海原腔原调的市井日常,东北农场的冷冽传奇,手工器物的工笔描摹……摊开来看,是一幅上海的老画卷,一个特殊年代的清明上河图;收拢来看,是永恒的人心人性与精神欲望?!断磁颇甏肥恰斗被ā返乃夭谋?,上海的老故事集,《繁花》中诸多人物、故事均脱胎于此;亦是一卷沪上物质生活史,详实还原上海人曾经的生活方式,叠化出往日的原貌。在画面、色彩、气味和声响之下,故事暗流涌动,自由、华丽、动人的细节,如水银泻地。

细节是细微的时代史,《洗牌年代》抓紧了物、人、空间、气味,它们兜合出故事的细流,复活上海的地理空间与城市积淀。人物在其间行走,生命的种种兴味、内在的热情、被按下不表的故事,投注于具体物件之上,是世俗生活的微缩,显现出恒常的意味。

编辑推荐

◎ 作品看点

★ 茅盾文学奖得主金宇澄散文经典全新增订,王家卫、张大春、骆以军、马家辉联袂推荐。——新增3篇文章,28篇散文构筑出繁花似锦的景观意象:往来变幻的人与场景,老上海原腔原调的市井日常,东北农场的冷冽传奇,手工器物的工笔描摹……摊开来看,是一幅上海的老画卷,一个特殊年代的清明上河图;收拢来看,是永恒的人心人性与精神欲望。在画面、色彩、气味和声响之下,故事暗流涌动,自由、华丽、动人的细节,如水银泻地。文字冷凝稠密,丰赡厚实。

★ 《繁花》的素材本,一万个好故事于此萌发。——金宇澄原著小说《繁花》同名电影由王家卫执导、胡歌主演?!斗被ā分兄疃嗳宋锕适戮烟ビ诖?,人物故事细节相互印证:《锁琳琅》中的阿强,是《繁花》中小毛的原型;《合欢》中就已出现阿宝和蓓蒂的故事;《上海水晶鞋》中简与小凤的故事在《繁花》中几乎原版重现;《洗牌年代》中演变成暴雨中一个神话的黄金罐,在《繁花》中也携带着同样的秘密……除此之外,《洗牌年代》更是将《繁花》中被人物与故事所遮盖的丰盈物质生活细节聚焦展示,复活了上海的地理空间与城市积淀,人物在其间行走,铺展开一段段繁花似锦的故事。

★ 43幅作者手绘插图,一卷沪上物质生活史。细节是细微的时代史,世俗生活的微缩。——乘风凉、白皮琴、被头橱、敲煤饼、手工制鞋……丰盈繁密的物质生活,一个个有意味的细节,一道道有温度的工序,生命的种种兴味、内在的热情、被按下不表的故事,均被投注于具体物件之上,是世俗生活的微缩,是时间存久的韵味。纪录片式的细腻视角,工笔描摹的文字,为琐细日常与工匠之事赋予一种有秩序的形式美,详实还原上海人曾经的生活方式。43幅作者手绘插图,笔触韵致,直观展现文字所不能言说的。

★ 荣获2018台北书展大奖、2017Openbook好书·中文创作、2017《镜周刊》十大好书、2017博客来网路书店选书、2016花地文学榜散文金奖。——《洗牌年代》“是反传奇的,不是把锃亮招牌翻到背面让人看锈斑,而是根本不谈招牌。抓紧了物,人,空间,气味,它们会兜合出故事的细流。写作者睁着一双世故之眼,写潮头雪沫退去以后,底下露出来那一片余悸犹存的长滩。云霓死灰,不是彻底抹净,让人看见一点形状,知道有过什么,可是回不来了”。(2017Openbook好书·中文创作评审推荐语)

★ 全新典藏,法式精装,内文彩色印刷,作者自绘封面与题字,独特版画风格与烫印工艺,尽显上海风情。——创意环衬设计,文字密码蕴藏其间,打开一座关于城市的纸上博物馆。

◎ 名人推荐

金宇澄遥承近代小说传统,将满含文化记忆和生活气息的方言重新擦亮,反复调试,如盐溶水般汇入现代汉语的修辞系统,如一个生动的说书人,将独特的音色和腔调赋予世界,将人们带入现代都市生活的夹层和褶皱。乱花迷眼,水银泻地。

——第九届茅盾文学奖授奖词

《洗牌年代》是反传奇的,不是把锃亮招牌翻到背面让人看锈斑,而是根本不谈招牌。抓紧了物、人、空间、气味,它们会兜合出故事的细流。写作者睁着一双世故之眼,写潮头雪沫退去以后,底下露出来那一片余悸犹存的长滩。云霓死灰,不是彻底抹净,让人看见一点形状,知道有过什么,可是回不来了。

——2017Openbook好书·中文创作评审推荐语

时间在遗忘,一首过往之歌,一桩过去的事,长者的面容,青春的感念,落满了尘灰,翻开扉页,他们会再一次复苏,让人注目,既不幸福,也不是痛苦,它们是时间存久的韵味。

写作,常常在拾取一种积淀,作者的幸运,或也在于某一种不幸,才赋予了力量。

历史长河之中,人往往那么弱小,人不像一棵树,是一张树叶,每年那样多落叶,去哪里了,都已经不在。

整座森林都没有主人,不见人影,只有风,传递了隐约的人声。

写作,也可传递这些。

——金宇澄2018台北书展大奖获奖感言

这部小说我是一口气读完的,补白了我六十年代来香港后的上海生活面貌。它是上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这座城市的发展写照,代表了上海的精气神。

——王家卫谈《繁花》

如今真正在写中国小说的人也还有,其中一个是金庸,一个是金宇澄。金宇澄很会发挥这种闲聊荡开一笔、而且越荡越远的写法。我认为这是充分保留了中国传统文学本质的叙述方法,不断渲染增补填充一些文本内容。

——张大春

看金宇澄随笔,至《锁琳琅》一篇,小说《繁花》的影子清楚地浮现上来。工笔画般雕琢的男女,老上海丰隆的物质细节,与小说暗合的人物轨迹。短句脆,玲珑,走笔潇洒、华美。

——豆瓣读者“梁京”

来源:理想国